宋鸿奇打电话来催过去吃晚饭,沈淮才注意dào窗外天已经黑了,就坐老爷子的车,一起去二伯宋乔生家去。

  十二月上中旬,南方才开始降温,燕京都已经历经了一次寒流,零下七八度的气温,将沥青□街面冻得发白,枝叶凋零。

  此时虽然正值晚高峰,街上车水马龙,但坐在老款奥迪车里,听着车窗外的寒风呼啸,总jiào得燕京的冬季,萧条冷寂得很。

  时而大风旋过,沙粒子打在车窗上“啪啪”zuò响,看着街边骑自行车的行人捂鼻掩面,迎风难行,才叫人犹感dào入冬后燕京这沙尘暴的威力。

  老爷子让司机打开收音机收听广播,转了几个台都在播报沙尘暴的讯息。

  沈淮看着车窗外近处的路灯都给沙尘遮得模糊,暗感沙尘满天、天气干燥的燕京,真不能算适宜生活的好城市。

  晚饭安排在二伯家,除了宋鸿军他爸妈赶过来外,出乎沈淮的意料,谢海诚这时候倒yě在燕京,这时候跟谢芷yě出现在☆屋里,笑盈盈的看着沈淮,还热情的跑过去帮老爷子接外套。

  屋里暖气很足,沈淮跟老爷进屋后,就将厚实的外套脱下来。

  宋鸿奇一手拿了白彩瓷茅台,一手拿瓶青瓷装的竹叶青进过来,问老爷子晚上◎喝什么酒。

  “沈淮,你要喝什么酒?”老爷子问沈淮,让沈淮拿主意。

  “汾酒竹叶青不错,晚上就喝竹叶青吧。”沈淮说道。

  “行,就竹叶青。这酒绵柔,好入口,不上头,比茅台好喝。不过有宋建这个酒鬼在,晚上喝竹叶青,他一个人能干下两瓶,不知道老二家的酒够不够他一个人喝。”老爷子说道。

  “爸,你yě真是的,明知道宋建他身体不好,你还怂恿他喝酒。”大姑在旁边埋怨道。

  沈淮知道宋鸿军他爸宋建在部队时就是有名的大酒量,后来得过肝炎,他大姑就限制他烟酒,唯有老爷子这一辈烟酒不忌,yě不认为得了什么病,就应该戒烟戒酒,故而宋鸿军他爸宋建在有老爷子在场的情况,常能喝个痛快。

  “你给老爷子单独留下来谈了这么长时间,老爷子dào底跟你交了什么底?”宋鸿军凑过头来低声问。

  下午跟老爷子漫无边际的聊了很多话题,宋鸿军这骤然问起,沈淮yějiào得难以回答——yě不只宋鸿军一人心里有疑问,下午宋乔生、宋炳生、宋文慧他们都给老爷子先赶走,老爷子说是留沈淮给他写几幅字,大家都晓得老爷子是单独留沈淮谈话,做思想工zuò。

  这时候看沈淮跟老爷子一起从大宅过来,爷孙俩有说有笑,沈淮脸上的神情yě不似刚下火车时绷得那么厉害,大家yě都想知道老爷子跟沈淮聊了些什么。

  见大家都看着他,沈淮将外套挂衣架子上拖了把椅子坐下来,跟大家说道:

  “爷爷下午给我做了思想工zuò,叫我认识dào我以前的想法跟行为有不成熟的地方。我在东华只顾个人感受,只图个人发脾气痛快,损害了谭启平的威信,破坏了团结,这点很不应该。我这次回东华去,会向市委做检讨,yě打算辞去梅钢的所有职务,让自己好好反省一段时间……”

  “是要给谭启平一个台阶下;不过要是辞掉梅钢的职务,会不会太严重了?”大姑父宋建有些困惑的问道。

  “没什么严重不严重的,他真要有本事,以后有的是机会去管理更大规模、更重要的企业;他要没本事,硬是要赶鸭子上架yě只会害了他——能先放一放手,反省错误,多学习学习,对他才是真有好处,”宋炳生见老爷子下午的劝说起了zuò用,心情yě稍微好一些,但看dào沈淮这张脸,忍不住又要数落,“你说你,你要早有这样的认识,何苦把大家都折腾成这样?你回东华后,一定要跟谭启平深刻反省、检讨错误。”

  “你给我少说两句话行不行?”老爷子宋爷瞪了老四一眼,叫他闭嘴。

  谢海诚讶异的看着沈淮,从他眼睛里看不出丝毫的异常,但心里不认为沈淮真会这么甘心就退缩。

  在长辈跟鸿奇面前,谢芷yě不会不知分寸的去试探沈淮的底细,yě是将信将疑的琢磨着他的话跟态度。

  宋文慧、宋鸿军都不zuò声,他们对梅钢的股权及管理层结构都很熟悉,就算沈淮把他在梅钢的职务都辞去,yě没有人能限制他在幕后控制梅钢。

  何况沈淮在这次回京之前,已经做了一些人事上的部署,甚至梅钢集团董事长的人选由东华市委直接任命,都不可能改变梅钢实际的控制权。

  “沈淮能识大体、顾大局,yě说明是真正成熟了,”宋乔生微微一笑,说道,“这次,我们要维护谭启平在东华的威信,表面上是要严厉的惩fá你,不过家里yě不会让你在外面真受什么委屈?你把梅钢的职务都辞掉后,接下来的个人发展,你有什么打算没有?”

  “要是可以,我想去嵛山,”见二伯直接问,沈淮就直截了当的说道,“崔向东老爷子跟我说过,革命时期他在嵛山打过游击,对嵛山有感情。这几年他在徐城干休所住得腻味,有dào嵛山养老的心思。我就想着,我要是去嵛山工zuò,就可以接崔老●爷子过来做伴,平时可以跟他老多学习学习。”

  宋乔生讪然笑了笑,崔向东平时对宋家最恨的人就是他,沈淮主动提出要去嵛山接崔向东去做伴,叫他笑yě不是,不笑yě不是。

  “你要去嵛山?”宋▲炳生诧异的问道。

  “嗯,”沈淮点点头,说道,“我知道我在很多方面不太成熟,去嵛山主要yě是想静下心反思、学习,所以yě不要要什么职务,挂个副县长总该可以吧。”

  恰恰沈淮这段时间在东☆华惹出那么多事,跟谭启平闹出那么大的矛盾,宋家都较为关注东华的情况,yě都知道东华有个在全国都能排得号的赤贫县嵛山。

  东华虽然发展滞后,但滨江临海,发展潜力大,真要下决心做什么事,相对来说还◎是容易出成绩。梅钢的发展,一定程度上yě说明了这一点。而且人在市里,生活工zuò相对要安逸一些。

  嵛山虽然yě属于东华市,但窝在东华的西北角落里,位于嵛岭深处,可以说是真正的穷山恶水,全县赤★贫人口将近一半,在这种旮旯地方,有钱都花不出去,不要说做事业了,生活上yě很非常的不方便。

  一般人都会千方百计的避免dào这种地方任职。

  沈淮此时是唐闸区委常委兼梅钢集团董事长,他□真要把梅钢以及在唐闸区的职务都辞去,调dào嵛山仅仅挂着副县长的职务,在外人看来,这个惩fá真可以算得非常的“严厉”——

  当然,沈淮接受的“惩fá”越严厉,则越能帮谭启平在东华挽回威信,重新抓回在常委会上的主动权。

  “爸,我是不是先跟谭启平打电话沟通一下?”宋炳生对沈淮的话将信将疑,突然间有些摸不清楚他在打什么主意,心里想:平时这么倔的一个人,难道真让老爷子半天说改了心性?

  老爷子挥手让他去打电话。

  宋炳生跑dào隔壁房间去打电话,过了一会儿跑回来,跟大家说道:“沈淮主动要求去嵛山锻炼,谭启平还是希望他能dào嵛山干出一番成绩来了。他说沈淮在唐闸区已经是□区委常委,dào嵛山不能委屈只担任普通副县长。他想着最近召集东华市常委成员讨论一下,看是不是能安排沈淮dào嵛山担任常务副县长职务。”

  “得了便宜还买乖,我们宋家就稀罕他一个常务副县长?”宋☆文慧尤气不过的说道。

  “好了,你yě少说点,”老爷子对小女儿说道,“沈淮dào嵛山挂着常务副县长接着锻炼,我看yě没有什么不好的。”

  要是不去看嵛山县跟唐闸区之间的巨大差距,从普通、不分管具体工zuò的区常委,dào常委、常务副县长,yě可以说是小小的往前迈了一步。

  “你回去东华后,一是要主动向市委检讨错误,二是要主动提出要求dào嵛山去锻炼。”宋炳生对沈淮吩咐道。 ★
  沈淮倒yě无所谓,沉默的点点头。

  这会儿招姆将菜摆上去,宋鸿奇拿来两瓶汾酒竹叶青打开,给大家满上酒杯。

  沈淮心里yě没有什么痛快不痛快的,就陪着喝酒。

  其他人倒◎好像了却一桩心事,喝酒的兴致很高,很快就把四瓶竹叶青都喝了底朝天。宋家喝汾酒的人不多,宋乔生这边yě没有存多少竹叶青,便换了茅台。

  宋炳生兴致颇高,要沈淮给谢海诚敬酒:“为你的事,你舅不知道yě跟着操了多少心,你要好好的敬你舅一杯酒。”

  听dào他小舅这话,宋鸿军都忍不住皱眉挤眼,心里轻叹:他小舅说dào底还是没有沈淮当回事,当真以为沈淮脾气这回软下来,就能任他捏圆捏扁,就能听他的指挥,对谢海诚这些年来的挤兑一点都不埋怨?

  今天就不该有谢海诚什么事;就算谢海诚过来吃饭,yě不该强迫沈淮向谢海诚低头。见小舅这时候竟然要沈淮给谢海诚敬酒,宋鸿军心里轻叹,不由暗叹,他小舅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沈淮真是不想给谢海诚敬什么酒,听他老子这么吩咐,yě只是先抬头看着谢海诚。

  谢海诚想dào当初他与孙启义在东华参加梅溪新区筹备研讨会时给沈淮当面奚落的话,这时候叫沈淮盯着看心里发虚,掩饰的笑道:“**那点心能算什么?我们就是站在边上指指点点,主要yě是希望他们少走点弯路。当然了,我们yě未必受欢迎。”

  “我怎么敢不欢迎,我以后dào嵛山工zuò,还希望你多来指指点点呢。”沈淮不软不硬的说了一句话,看dào他老子看他的眼睛尽是不满,不想好好的晚宴闹不愉快,只得硬着头皮端起酒杯跟谢海诚敬酒。

  “不用这么客气。”谢海诚yě客气的站起来,准备接受沈淮的敬酒。

  沈淮搁在桌上的手机,适时的响了起来,他直接放下酒杯,拿起手机就跑dào一边先接电话去。

  见沈淮桀骜不驯的性子压根没有什么更改,说话阴阳怪气不说,还很不礼貌的将谢海诚摞在那里先去接电话,宋炳生禁不住又起了恼,横眉冷看过去,却见沈淮接电话时的脸色渐变得凝重。

  宋文慧yě注意dào沈淮接电话后脸色的变化,关切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淮合上手机,说道:“东华那边发生恶性生产事故,死伤很惨重……”

  “什么?”宋文慧吓了一跳,这都dào年底,地方上、企业什么的,就怕遇dào恶性、事故,追问道,“dào底有多严重?”

  “你说说你,你说说你,”宋炳生听dào东华出了事,忍不住就痛心疾首的教训起沈淮来,“跟你说了多少遍,不是你该担的担子,你不要担。这么大的企业,责任你担不下来。你何时肯听过我的话?你以为我们一心要害你不成?你说说看,你有什么能力去管理好这么大的企业,一时侥幸,能代表什么?你才多少大,我们这辈人,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要多,吃过的盐,比你吃的饭yě要多,你不听老人言,吃亏就在眼前。我早就说,梅钢在你手里的肯定要出问题;要出,肯定会出大问题。你看看,你要是能听得进别人的话,能有这下场?你让我怎么说你好?怎么说好?”

  “你少说两句行不行,你是不是巴不得梅钢出事,你才高兴?”老爷子恼火的拍着桌子质问四儿子,又问沈淮,“梅钢dào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淮不看他老子一眼,跟老爷子说道:“梅钢没有出事,是市钢集团发生严重的喷爆事故,有七名车间工人当场伤亡,还有八名严重烧伤工人正送往医院抢救……”

  “是市钢集团?”宋炳生傻在那里。

  “对,你教训得没错,不过你这话应该跟东华市钢铁集团的人去说,梅钢管理没有什么问题,生产yě没有出什么事故,”沈淮不掩厌恶的回了一句,又跟老爷子说道,“我现在就去东华大酒店进一步了解情况。要是晚上有火车,我可能会直接坐火车回去。年底出现这样的恶性、事故,全市的企业肯定都要狠抓安全生产工zuò。要是我晚上就走,就不过来跟你们告辞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